用戶名: 密碼: 驗證碼: 會員注冊

會員中心|廣告服務|企業服務

鋼筆收藏家-鄧予立

比安卡·卡佩羅
比安卡·卡佩羅

  此款鋼筆是為紀念托斯卡納大公佛朗西斯科·德·美第奇的第二任夫人而作。筆桿由紅紋石制成。足金筆帽的設計受到卡佩羅家族家徽的啟發,筆帽頂端的紅寶石熠熠生輝。周邊幾個缺口巧妙遮住了嵌在透明樹脂上的鉆石,象征女性內在美。(品牌:意大利Stipula)

一千零一夜
一千零一夜

  筆身裝飾元素源于波斯建筑,鑲嵌其中的鉆石顆粒給人繁星綴滿蒼穹的感覺。筆夾靈感來自波斯軍隊的頭盔,鑲以白鉆作為點綴。文具組中的拆信刀則別出心裁做成了中東彎刀的造型。(品牌:法國S·T·Dupont)

1010終極時速
1010終極時速

  向田徑賽場上的計時器致敬之作。筆身有兩層外殼,外層三款細致雕刻突顯裝飾效果,內層則是黑色和紅色齒輪。筆身上的指環宛如鐘表上的嵌玻璃寶石,筆蓋設計靈感源自腕表的表冠,如同表針的筆夾鑲有一顆閃爍的紅寶石。(品牌:瑞士Caran d"Ache)

為那些無法言說的事
隕石

  筆身由Gibeon隕石制成,它降落于史前時代,1836年在納米比亞被發現,以美麗的花紋及出色的抗腐能力聞名。近年來納米比亞政府已禁止Gibeon隕石出境,其升值速度遠遠超過目前隕石每年20%的平均升值速度。(品牌:法國S·T·Dupont)

為那些無法言說的事
為那些無法言說的事
雄鷹
由18k黃金打造,藍寶石作為鷹眼,鉆石布滿雄鷹的羽翼。(品牌:法國 Cartier)
為那些無法言說的事
天頂

  運用漢漆技術,將一幅可轉動的星空圖準確重現在弧形筆桿上,桿上的22顆閃耀鉆石代表夜空中最亮的22顆星。只要轉動筆身選擇日期,便可確知當日星宿的位置。(品牌:瑞士Caran d"Ache)

泰坦尼克
泰坦尼克

  筆帽的形狀像是遠洋客輪的通風孔,通過頂部由藍寶石水晶遮蓋的開口,可以看到粉紅金筆尖,以及雕刻在上面的泰坦尼克號的剪影。裝了舷窗的筆身配備了透明墨斗,可以清楚看到墨水和活塞。接著往下可以看到類似泰坦尼克號的迷你螺旋槳。轉動墨輥,活塞泵墨水,螺旋槳便轉動起來,同時統艙的表針開始移動。筆身和筆帽間的生銹環則由打撈出的泰坦尼克號上的金屬制成。(品牌:瑞士Romain Jerome\法國Jean-Pierre and Benjamin Lepine)

為那些無法言說的事
日晷

  這款日晷墨水筆展示的是古代計時器的最高成就:垂直圓柱鐘。將筆豎直放置,筆帽朝下,抬起指時針,使其與筆身呈45度角,然后轉動指時針使其對準當下的日歷月份。把指時針對準太陽,這時太陽會在筆身上留下陰影。轉動筆身看到該陰影末端在筆身上的指向,即為現在的時間。(品牌:意大利 Marlen)

為那些無法言說的事
珍珠

  筆身由鉑金制成,筆帽頂端和筆身尾部鑲嵌三顆乳白色Akoya珍珠。筆身上的鉆石眾星捧月般突出最大的亮點——海螺珍珠。此珠產自加勒比粉紅大海螺(鳳凰螺)體內,橢圓形粉紅色,表面有火焰般的獨特紋路,約5萬只鳳凰螺體內才能產出一顆可用的珍珠。(品牌:瑞士 Caran d"Ache)

神秘旅程
神秘旅程

  該系列以瑞士為主題,三座城市優美的景致被細致雕刻于筆桿之上,筆身內藏有神秘機械組件,取材于瑞士高級鐘表,將其啟動,一系列隱藏的湖景圖案及偉大作家的名句便會出現在眼前。

  神秘之旅第一章:洛桑。0.06克拉的Top Wesselton VVS鉆石標示出洛桑市的位置。隱藏有伏爾泰名句:我在這座城市度過了開心快樂的日子。

  神秘之旅第二章:日內瓦。日內瓦城的位置鑲嵌了0.04克拉的紅寶石。隱藏有Chateaubriand名句:宛如上帝特別為瑞士創作的美麗之夜。

 

  神秘之旅第三章:蒙特勒。蒙特勒城的位置鑲嵌了0.06克拉的藍寶石。隱藏有托爾斯泰名句:這景致的美麗觸動了我的心靈,賜予我無限的力量。(品牌:瑞士Caran d"Ache)

煉金術士
煉金術士

 

  為紀念保羅·科埃略的暢銷書《煉金術士》而做。筆帽背面的四個拉丁文為亞里士多德學派設想的地球自然元素:土、火、氣、水。這款書寫工具的包裝是個金字塔——書中少年圣地亞哥夢到寶藏的地方。塔分三層:頂層為塔尖;二層放有一塊圓水晶,為書中提到的“賢者之石”;三層便是“寶藏”——這支筆。(品牌:意大利Montegrappa)

  趙耕

  先回答一個問題:你上一次用鋼筆,或者說,用筆,還是在什么時候?

  曾幾何時,在白襯衫口袋里插一支鋼筆,甚至僅僅是筆帽,是知識分子的象征。年輕人愿意掏出幾個月的積蓄,買一支“英雄”或者“永生”牌的鋼筆。在人人離不開手機的當下,筆的書寫功能被日益淡化。書寫,以及與書寫有關的一切,不再是一種生活的必需,而是關乎態度與情懷,象征著從容的“慢生活”,象征著那個永不再來的美好年代。

  其實,在老牌鋼筆廠紛紛倒閉的同時,近幾年一股鋼筆收藏的新熱潮正在網絡上悄然興起。鋼筆愛好者擁有自己的論壇、貼吧和群,一起討論,一起“發燒”。其中又細分成幾個流派:燒“老國筆”的,燒蘸水筆的,燒歐美高檔鋼筆的,以及燒各種彩色鋼筆水的。那么問題來了——鋼筆收藏的“金字塔尖”是什么樣的呢?

  想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,你可以去嘉里中心二層看看。那里有間名叫Point Plume的店鋪,面積不大,那些陳列在亮晶晶的櫥窗里的小東西,將會徹底顛覆你對“鋼筆”二字的認知——

  那支遠看好似煙斗的筆其實是泰坦尼克號通風孔的形狀,裝了舷窗的筆身配備了透明的墨斗,可以清楚看到墨水和活塞。與泰坦尼克號造型類似的迷你螺旋槳由藍寶石玻璃罩保護著,轉動墨輥,活塞泵墨水,螺旋槳便轉動起來,同時統艙的表針開始移動。這支筆不但工藝復雜,而且筆帽和筆蓋之間的生銹環,正是用打撈出的泰坦尼克號船上的金屬做成的。

  那支筆上畫著一位栩栩如生的芭蕾舞者。藝術家運用俄羅斯傳統漆畫工藝,把吉賽爾細膩的面部表情、優雅的舞蹈動作描繪得栩栩如生,就連白紗裙的每一道褶皺都纖毫畢現。

  那支看上去好似鐘表機芯的筆是向田徑賽場上的計時器致敬的。筆身有兩層外殼,外層三款細致雕刻突顯裝飾效果,內層則是黑色和紅色齒輪。筆身上的指環宛如鐘表上的嵌玻璃寶石,配上發亮的時針,在黑夜中依然十分醒目。突出的筆蓋設計靈感則源自腕表的表冠……

  原來,鋼筆也可以和鐘表一樣,在方寸間匯聚最昂貴的材料、最復雜的科技和最精湛的工藝——當然,頂級鋼筆的價格也與頂級鐘表相差無幾。

  這間店和這些筆的主人叫鄧予立。年過六旬的他一頭銀發,在人群中有著相當的辨識度。身為香港亨達集團名譽主席的鄧予立在金融界可謂“無人不識君”,人稱香港“外匯教父”。鄧予立同時還是一位收藏家,他的收藏品類眾多,書畫、美石、鐘表、珠寶、文房珍寶……其中非常重要的一項就是鋼筆。

  有趣的是,鄧予立身上從來不帶著鋼筆,也不帶圓珠筆或者水筆。“要簽字時怎么辦?”“向身邊的人借一支。”“平時不用筆為什么要收藏筆?”“人生總有些事是不能言說的,唯訴諸筆端方可達意。”

  鄧予立出身教師世家,父親那手漂亮的鋼筆字讓他從小就對書寫有著濃厚的興趣。他真正與鋼筆結緣卻是上世紀90年代初的事了。一次去巴黎出差,鄧予立住在香榭麗舍大街上的一家酒店。滿街鱗次櫛比的奢侈品店鋪間,一家小店吸引了他的注意,櫥窗里那些精美絕倫的鋼筆,對鄧予立來說簡直像是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——這家店就是Point Plume。

  鋼筆店的老板是個老太太,完全不會講英文,而鄧予立完全不會講法語,但愛筆人的心是相通的。那一次,鄧予立花1000法郎買下了一支鋼筆——在當時,1000法郎一支筆,在鄧予立心中已經是天價了。

  這一買就再也收不住手,此后每次去巴黎,鄧予立必到Point Plume報到。這家店至今只有23年歷史,鄧予立當了21年的顧客。從最初一年買一支,到一年兩三支,再到五六支……漸漸地,鄧予立的身份從顧客變成了好友,老太太教鄧予立認識一個個頂級鋼筆品牌,告訴他鋼筆的制作工藝,還會特意幫他物色值得收藏的好筆。

  后來,老太太退休了,女兒接替她成為新的老板。而鄧予立的鋼筆收藏也突破了100支大關——其中90%都來自Point Plume。于是,鄧予立拿出自己的部分收藏,在嘉里中心開了Point Plume全球唯一一家分店。銷售并不是目的,用鄧予立自己的話說:“我并不希望把它們賣出去,因為很多筆全世界只有一支,再也找不到了。”他更希望這里成為一間小型博物館,讓更多人有機會近距離接觸和感知鋼筆之美。

  這些動輒幾十萬、上百萬人民幣一支的鋼筆是否真的會有人買?真的有。那套繪有梵高畫作的鋼筆開業不久就售出了,新近則有一位古典音樂發燒友收走了那支莫扎特誕辰250周年紀念筆——筆帽上巧妙設置了一個音樂盒,擰動發條便奏響莫扎特的小夜曲。筆身的圖案則是童年莫扎特坐在鋼琴旁,小小的個子,腳甚至夠不到琴的踏板。

  在諸多藏品中,有三支筆最得鄧予立鐘愛:一是俄羅斯品牌Phoenix Lacquer Art的漆藝克里姆林宮筆,一是Cartier以黃金、鉆石、藍寶石打造的雄鷹筆,一是瑞士品牌Caran d"Ache的鉑金鉆石筆,筆身鑲嵌有世間罕見的粉紅色海螺珍珠。它們的共同特點是——全世界限量不超過30支。像這樣的手工鋼筆,每一支結構都不同,制作時間從30天到180天不等,做一支筆花的工夫不亞于做一塊表,筆的價值也與制作時間密切相關。與我們通常認為的不同,高檔手工鋼筆里,用金屬做筆身的并不多,反而是其他材料多,甚至紅紋石、隕石這樣的稀有材料,都能用來制作鋼筆。

  “如今,鋼筆的使用價值在不斷下降,藝術價值卻在提升。”鄧予立說。在收藏之初,他也沒有想到鋼筆能夠升值,只是喜歡而已,而今他的不少藏品價格已經翻了幾番。從金融家的角度,鄧予立也列出了收藏鋼筆的幾個理由:一是藝術價值,二是稀有性,三是越來越活躍的市場。“收藏代表了一個時代的價值觀。不只是鋼筆,這幾年膠片相機、老軍表……慢慢都被人們重新記起,懷舊成了一種時尚。而鋼筆是最易于收藏的,它體積小,且多點綴貴重金屬、寶石,這些材料本身也在升值,就連筆盒很多都是極為精致的藝術品。”鄧予立說。

  然而真正讓鄧予立沉迷的,還是這些鋼筆所承載的文化內涵,從十字軍東征到航海大發現,西方文明中的許多大事件,都能假能工巧匠之手在鋼筆上得以活靈活現地再現。而且,近年來有不少頂級鋼筆品牌把目光投向了古老的中國——店里有一支Caran d"Ache的鋼筆,筆身上赫然鐫刻著李商隱那首著名的《無題》:相見時難別亦難,東風無力百花殘……為了慶祝吳宇森《赤壁》的公映,Caran d"Ache還推出過一款同名鋼筆,筆身以實銀雕刻生動再現了赤壁之戰的激烈場面,金光閃閃的“赤壁”字樣精細地刻于筆身中央位置。同樣是“中國紅”的筆身顏色,意大利品牌Montegrappa也推出過一款中國主題的“鳳凰”,這支筆取材于一幅12世紀的中國畫,用的是精湛的壓鑄技法,雕刻師需用數月時間雕制原件,再以貴金屬鑄成復件,寶石匠則負責人工打磨,并最終為鳳凰鑲嵌上兩顆精心切割的紅寶石眼睛。

  這幾支筆美則美矣,卻讓鄧予立心里有點不是滋味,“赤壁、鳳凰、唐詩……這些筆往往是歐洲品牌,日本工藝,講中國故事。為什么一定要等外國人把中國的傳統文化推出來?我相信他們只是獵奇,這些故事,這些詩句的精髓,唯有我們中國人才能真正理解。他們能把十字軍東征的故事放到鋼筆上,我們為什么就不能做楊家將呢?”

  前幾年一次去南極旅行的機會,讓鄧予立結識了當年上海永生鋼筆廠創始人的后代——一位哥倫比亞大學海洋生物系的教授。他告訴鄧予立,鋼筆早在上世紀30年代的上海就已經流行開來,然而將近一個世紀后,他們家族已經再沒有人從事這個行業。這讓鄧予立感覺非常惋惜,“我們這一代人對鋼筆都有特殊的感情,某種程度上,它承載著我們青春的記憶,象征著一個時代的精神文明。現在我們總在談文化創意產業,何不在傳統文化里尋找出路?奢侈品并不是一個貶義詞,如果能把傳統文化和高級工藝結合起來,相信那些我們熟悉的老鋼筆品牌會有重生的機會——我最愿意看到的,還是我們中國人自己做出來的高級鋼筆。”


2016年01月27日

辽宁35选7走势图综合版